一分为三,一个时代结束了,再见,美国百年工业偶像级巨头

11月9日,美国老牌巨头通用电气(General Electric Co.)宣布将公司拆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,分别专注于航空、医疗和能源,标志着这家拥有近130年历史的美国工业巨头走向分裂。

根据通用电气的计划,医疗和能源部门的拆分将分别于2023年初及2024年初进行。

工业巨头西门子和通用电气(GE)相继拆分,是向市场的一种妥协。

通用电气“一分为三”

11月9日,通用电气公司(General Electric Co.)宣布将拆分为三家独立的公司,分别专注于医疗保健、电力和航空业务。

消息公布后,通用电气美股盘前股价一度跳涨17%,创下三年半新高。收盘时,涨幅缩小至2.65%,报111.29美元,最新市值为1222.12亿美元,但这一市值几乎只有苹果或微软公司的1/20.而在过去的20年里,通用电气的股价表现远落后于标普500指数,不断受到来自激进投资人的压力。

根据1 1月9日的声明, 通用电气的医疗保健部门将在2023年初被拆分出来;公司还将把其可再生能源、电力设备和数字业务合并为一个独立的部门,然后在2024年初分拆;另一家公司则由航空发动机制造部门组成。

分拆完成后,通用电气现任CEO Larry Culp将领导通用航空业务,并担任通用医疗保健公司的非执行董事长。通用电气动力部门现任CEO Scott Strazik则将担任合并后的可再生能源、电力和数字业务的首席执行官。

通用电气表示,每家公司都将更好地服务其客户,从专业性和灵活性中受益。随着经营好转提高现金流和利润率, 到今年年底,公司有望实现3年减债750亿美元的目标。

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通用电气一直深陷困境,业务规模一直在收缩,公司已出售包括金融子公司GE Capital在内的大部分业务。

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Larry Culp在公告中称:

今天是通用电气的决定性时刻,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这也标志着由杰克·韦尔奇(Jack Welchand)及其前任建立的通用电气“帝国”将不复存在。

“帝国”不复存在

通用电气由托马斯·爱迪生(Thomas Edison)在1800年代联合创立。 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美国工业经济的起起落落,经历了数次转型,成为家电、飞机引擎和动力涡轮机的领导者。

自成立以来,通用电气‍一直 都是美国人心中代表工业的“偶像公司”,还诞生了传奇CEO杰克·韦尔奇。

上世纪80年代,在已故前CEO杰克·韦尔奇的领导下,通用电气迅速扩张:公司进入金融服务业,并通过收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(NBC)重新进入广播行业,这一系列操作为投资者带来了令人羡慕的收益增长和回报。

在杰克·韦尔奇执掌期间,通用电气的股价上涨接近28倍。在2000年杰克·韦尔奇即将离任之际,通用电气以5940亿美元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。

彼时将通用电气推向历史高点的是金融业务。公司相关业务由最初的消费贷款逐渐扩展到汽车租赁、房地产投资、私人信用卡等领域。到2001年,通用电气的金融业务已经在48个国家拥有24家企业,资产达3700亿美元。

但在杰克·韦尔奇退休后, 通用电气先后经历包括互联网泡沫破灭、9/11在内的一系列冲击。 继任者伊梅尔特也一改前任思路,开启规模浩大的“瘦身运动”:公司剥离了NBCUniversal媒体业务,并缩小了通用金融部门规模。

2008年的金融危机则加剧了通用电气的困境,公司“利润引擎”金融产业遭遇严重冲击,规模大幅缩水:从2008年至2014年,通用电气金融的期末净投资从5380亿美元降至3630亿美元。公司经历了多轮结构性裁员,期间这个庞大的企业出售了大量业务,其中就包括爱迪生开创的照明业务和韦尔奇精心培养的通用金融(GE Capital)的大部分业务。

通用电气业务重心也经历数次调整,公司曾押注数字化转型,但由于计划太过激进,整个转型并不顺利。

持续的萎靡严重拖累了通用电气的股价,公司股价在过去20年里长期跑输市场。

近年来通用电气一直受到高额债务的困扰,备受华尔街质疑。由于股价持续低迷,通用电气2018年从道琼斯工业指数中剔除。而自1907年以来,通用电气一直是道指30只成分股之一。

通用电气的拆分并不意外,这是在全球经济逐渐从工业向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会必然发生的。通用电气的欧洲同行西门子已经经历了这一历史性的转变,从过去的巨头模式,转向了多元化经营的模式,使自己更加趋向于一家类似伯克希尔哈撒韦这样的控股公司。

2018年7月,西门子医疗拆分上市,成为欧洲历史上最大的一次IPO,目前市值约670亿欧元。医疗是西门子所有业务中利润最丰厚的,西门子集团仍是西门子医疗的最大股东。今年9月,西门子能源拆分上市,目前市值也达到200亿欧元左右。

据第一财经,分析人士认为, 从通用电气拆分出来的医疗和航空部门未来也有望单独上市,这对于利润相对丰厚的业务无疑是好事。公司CEO Larry Culp也称,拆分后公司将会更具战略灵活性。

不过工业巨头落幕的消息也令市场多了几分唏嘘。通用电气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之一,为中国工业、能源和医疗等多个行业领域培养了大量的具有国际经验的人才。